热门排行
最新排行
 您现在的位置:  鉴宝网 >  天下收藏 >  正文
 
景德镇不是元代官控瓷烧造地
09/08/31 | 阅读次数:607 |

     当元青花和其它元代瓷器的研究成了热点后,由于找不到准确的官控元瓷烧造地,人们便把各种釉色的元代瓷器精品,统一归类成是由江西景德镇窑烧制的。然而,巴士嘎·刘、青格央金·杜文萍、丁烽3位学者的研究却证实:景德镇不是元代朝廷允许的官控瓷烧造地。现简述他们的研究成果:

     一、元朝内务府把中央掌管瓷器的机构设在江西浮梁县,称“浮梁磁局”,设官初称“浮梁磁局大使”,官职九品。在元代史籍中,却很少出现有关“浮梁磁局大使”的记载。原因是:管领“浮梁磁局”的中央将作院置院使(1294年)前,由江西行枢密院指令县丞兼税课局军民人提举,行大使权,计历16年;元贞年浮梁县升州后,又有储政院指派中央杂造局典史行大使权力,历有19年;泰定年起,改由饶州路总管监陶,历经7年;自至顺年起,始由将作院正式接管,委派承务郎以上官品,专任“督陶官”,行大使职权,一直到造反军徐寿辉部将于光占守浮梁(1356年),“浮梁磁局”迁安徽歙县止,经历26年。“浮梁磁局”在浮梁景德镇共存在78年。

     先后行“浮梁磁局大使”职权的县丞、中央杂造局典史、州路总管、将作院督陶官,只是掌管景德镇以外的新旧两处、涉及3省6县官控窑场的烧造。其中包括:窑籍认定、税课核算、下达政府用瓷(官府使用、官家贸易)订烧任务、成品择定、转运入库、分处解送等。掌控原则是“有命则供,否则止”。

     二、将作院浮梁磁局至正年间督陶官赵守祖在自述中,清楚地记述了官控烧造地的地址,及官控窑场与浮梁景德镇的关系:浮梁景德镇只是官控烧造地入库瓷的价位银两核发地、税课征收地,及官控瓷的集散地、转运地;凡运到景德镇、再分派到各地的瓷器,一律标明“镇器”二字(即景德镇瓷器之意),而不准称这些瓷器为“景德镇窑器”,以示与景德镇各窑产品的区别。元代那几处官控瓷烧造地,那里至今仍流传着几百年前“烧瓷在某某,取银在浮梁”的口头语。

     三、官控的两处烧造地,各有分工。旧有的一处,专供烧白釉瓷和卵白釉瓷。扩建新窑之初,景德镇南河之南沙土山东的一个窑场,曾作为该烧造地的一个暂时窑场,加入过卵白釉瓷的烧制,成器称“湖田器”,即被后人称为“枢府瓷”者。但时间很短,新窑建成后,瓷师和窑工便撤回了。新开一处,有分散窑场数个,涉及两省四县,专烧包括卵白釉、珐华器在内的各种釉色大器。按浮梁磁局规定,各窑场具体地点,对外秘而不宣。这就是古籍上常出现的元官用瓷烧造地实行“陶隐居”制度。

     四、除了元朝初年景德镇湖田都窑场曾在很短一段时间加入过官控瓷烧造外,景德镇各窑场未曾烧制过官瓷,且政府对景德镇各窑有明确的禁令:“景德镇陶……窑有尺籍,私之者刑;釉有三色,冒之者罚;凡利于官者,一涉欺瞒,则牙、商、担夫一例坐罪”。禁令中明确告诫景德镇各窑的瓷釉,只准黄、黑、白,凡仿冒其他釉色者,处罚;凡与官控瓷争利者,自窑主、瓷工到运瓷的担夫,集体连坐治罪。至正年间浮梁人蒋祈历数十年观察此中弊病,而书有《陶记》。

     五、与“浮梁磁局”并行共存的,还有由州路总管领司的“税课局”,地址在县城南门外的问津阁旧址。税课局下设与他州县不同的专门置放瓷器的“义仓”、“汉人仓”和“社仓”。“义仓”、“汉人仓”存储他省县官控烧造地解送来的各类釉瓷;“社仓”则是存放景德镇各窑烧制的黄、黑、白釉色的民间用瓷。3种仓的作用不同,税课也不同:“义仓”,存储、待解的官家瓷器,包括官府用瓷和政府贸易用瓷;“汉人仓”,存储、待取由官控烧造地分配给瓷师、瓷工的用瓷,包括自用和销售;“社仓”,则是浮梁县及景德镇各窑烧制的瓷器存放地,或自用或售卖。3种仓之下,各设若干库房。“义仓”、“汉人仓”的库名,多以管库人姓名设名,或以帮会堂号立名。专储景德镇窑瓷的“社仓”,则各以窑场名称库名。

     六、景德镇各窑烧制的釉色瓷突破元政府的限制,是在“浮梁磁局”撤走后,尤其是安徽省官控烧造地被迫停烧(1357年)后,官控瓷师、窑工迁入浮梁,景德镇各窑才开始光明正大地烧造青花瓷和釉里红瓷。但釉里红瓷技术传承甚少,所以到明初之前的十余年间,釉里红等彩瓷在景德镇并未烧出像样的精品瓷来。清朝雍乾时期景德镇督陶官唐英的著述中,有所涉及。

     七、当今流传于世的元瓷精品大器的骨胎原料,既不是浮梁产的

     瓷石,也不是浮梁周边的高岭土、麻仓土,而是当时元代官控窑场当地的瓷石、瓷土。两者的化学成分相差很大。至于能烧制复杂大器的瓷石混入瓷土的“二元配方”,也不是浮梁景德镇的首创和发明,而是若干年后,瓷师窑工进入景德镇,才带去了这种技术。

     八、在资讯不发达的明清时期,因为元政府的“陶隐居”政策,很多学者因找不到元朝官控瓷烧造地,而发出很多疑问,甚至对当时已经传承下来的元瓷精品大器持否定态度。只有清嘉庆景德镇著名学者蓝浦、郑廷桂,已经觉察到,元朝官控瓷烧造地不在景德镇,而是突然消失了。他们在《景德镇陶录》中提出:“江西窑器,唐在洪州,宋出吉州,明见弋阳。何以注‘镇器’,尚言‘江西窑品’?某代止在某处乎?”

     九、当今,如果把元初湖田都窑曾短期代烧过官控卵白瓷、浮梁磁局消失后开始烧制青花瓷,视为元代景德镇是元官控瓷烧造地,显然是失真的。尤其是再把本来是元至正年景德镇人蒋祈和他的《陶记》推前100多年,定论为宋朝宁宗、理宗时期的人和作品,以适应需要,更是不应该的。

[加入收藏] [推荐给朋友] [打印] [关闭]
当前评分:0
Bad  1 2 3 4 5  Good
关于我们 | 诚聘英才 | 付款信息 | 广告业务 | 战略伙伴 | 行车路线 | 版权声明 | 隐私权保护 | 企业邮箱

北京合力盛荣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2005-2008版权所有 中国文物信息咨询中心鉴定研究室学术支持
基于博卡先锋SiteEngine构建 京ICP证080566号
本站带宽由北京数据家支持
地址:西城区民航大厦后院 邮政编码:100013
联系电话:86-10-84257009/84252136
Processed in 0.069 second(s), 29 queries